新闻中心

黎巴嫩的悲伤:26岁女消防员婚礼上的葬礼

作者:雷速体育  来源:雷速体育  时间:2020-10-04 07:25  点击:

  26岁的萨哈尔·法尔斯是第一批抵达现场的贝鲁特消防队员之一。在第一次爆炸发生时,她还告诉她的未婚夫不要担心,但接下来的爆炸夺去了她和现场消防队员的生命。

  贝鲁特(Beirut)人口180万,这里最初的名称叫阿什特里特,其意为爱和美的女神,后来改称为贝鲁特。贝鲁特是“多井之城”的意思,贝鲁特市内,保存有罗马时期的城墙、庙宇、水池的遗址和奥斯曼帝国时期的清真寺,包括一些古井的遗迹,是世界上不可多得的优秀的旅游景点。贝鲁特也是地中海地区最大的海港城市,既是中东地区的商业、金融中心,也同时是中东的文化中心,被称为“中东的巴黎”。爆炸前后的贝鲁特港口区

  8月4日傍晚,黎巴嫩首都贝鲁特第一场火灾发生时,萨哈尔·法尔斯和九名男性组成的位于贝鲁特东北部的拉夸兰泰消防站的工作人员第一个到达现场。

  当地消防部门说,这场大爆炸的起因最开始是港口的9号仓库着了火。消防部门接警后派出一个由10名消防员组成的应急小队前往处置,其中6人坐着消防车前往,另有4人坐着应急小车前往。26岁的萨哈尔·法里斯就坐在应急小车里,她是一名医务消防员,也是这10名消防员当中唯一的女性。应急小车最先赶到现场,其中一名消防员由于时间太紧甚至还没顾得上穿消防服。初步勘察了火情后,3名男消防员赶紧来到储存着大量化学品硝酸铵的第12号仓库跟前,准备撬开大门。三名最先赶到的消防员试图撬开储存硝酸铵仓库的大门

  这张三名消防员正撬12号仓库大门的照片刚拍摄完,大爆炸就发生了,凶猛的气浪将10人全部炸飞。拍摄这张照片的人也被证实已经身亡,照片是在现场遗留的手机中发现的。

  26岁的萨哈尔•法尔斯,是第一个被确认死亡的消防队员。其他人仍然下落不明,贝鲁特首批抵达爆炸现场的消防员对现场情况一无所知。消防部门一位匿名人士表示他们只是接到火情通报,并未被告知仓库中存有大量硝酸铵。

  阿卜杜拉•拉希迪(Abdallah Rashidi)在事件中拍下了爆炸时的恐怖画面,数百万人观看了他的视频。和其他目击者一样,阿卜杜拉在贝鲁特港口仓库起火时开始拍摄,他在Sodeco附近的阳台上喝咖啡时,注意到港口起火了。尽管距离有几英里远,但火焰非常明显,于是他开始用手机拍摄事发地。此外,他还看到消防员们正试图寻找起火的源头。然后,他听到一阵巨大的轰隆声,一股巨大的力量从大火中冲了出来。他说:“当你看到爆炸范围慢慢向你靠近时,你会以为自己死定了。人们都不相信这段视频里的事真的发生了。这看起来就像电影里演的一样,简直无法想象。我至今还无法完全接受事实。”

  而此时,萨哈尔·法尔斯在瞬间殉职。6日,萨哈尔·法尔斯(Sahar Fares)的未婚夫和家人以当地的风俗,为她举办了一场她永远不会看到的婚礼。萨哈尔·法尔斯和未婚夫吉尔伯特•卡拉安(Gilbert Karaan)

  一支扎菲(zaffe)乐队为她演奏,在鼓的稳定节奏下,笛子流淌出欢快曲调,亲朋好友抛洒大米和花瓣。乐手们穿着带有金色刺绣的白色节日礼服在一旁演奏,身穿制服的消防员将她的白色灵柩抬上等待的灵车。

  她的未婚夫吉尔伯特•卡拉安(Gilbert Karaan)坐在一位亲戚的肩膀上,哭着挥手与她诀别,给了她最后一吻。

  “你想要的一切都在,除了穿白色婚纱的你,”卡拉安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的悼念誓词中写道。“你是我的寄托,我的爱人,你让我心碎。你走了,生活也没有了滋味。”周四,在法尔斯的葬礼上,她的未婚夫吉尔伯特•卡拉安向她的棺木挥舞手帕。

  每一次的死亡都是一场独特而深刻的悲剧,但法尔斯这位年轻准新娘的故事,在社交媒体上引起了轰动,直击许多黎巴嫩人的关切和痛心。她虽出身普通家庭,却一心要打破常规,进入了几乎全是男性的贝鲁特消防队,投身于公共服务,并准备建立自己的家庭。

  周二晚上,随消防队进入火场附近的消防队救护员法尔斯给未婚夫卡拉安打电话,给他看贝鲁特港口一座仓库的大火。因为当时没人需要医疗护理,作为救护员的她,坐在消防车里,看同事们奋力扑灭大火。

  随着火势加剧,她从卡车里爬下来,举起手机,以便让卡拉安更清楚地看到似乎被点燃的烟花,在浓烟中闪烁着红色和银色的光芒。法尔斯说,这种声音很怪异,她和消防队同事从来没听到过。

  亲戚们后来说,未婚夫恳求她赶紧找掩护,她也这么做了,但为时已晚。卡拉安看到未婚妻最后的画面,就是在她寻找掩护时踏在人行道上的鞋子。然后,爆炸发生了。

  “我美丽的新娘。我们的婚礼原定于2021年6月6日举行,”周三,他在网上的留言中写道,并附上了一张她穿着医护制服自豪地摆出姿势的照片。但婚礼将在“明天进行,我的爱人。”

  “我爱你,爱你,永远爱你,”留言继续写道,“直到我与你重聚,一起继续我们的旅程。”

  法尔斯接受过护士培训,在2018年决定进入公职队伍。她曾经跟亲戚说,从小和两个姐姐看着做铝焊工的父亲和做教师的母亲艰难维持生计,自己很渴求政府工作的稳定和福利。

  “悲痛欲绝的我们正在向萨哈尔·法尔斯作最后的告别,她是一名26岁的女性,是贝鲁特消防队的一员,是第一批到达贝鲁特港扑灭第一场大火的救援人员。她是这个团体中唯一的女性。”

  “新年的时候,法尔斯的未婚夫有一个愿望,让她幸福地度过余生。2020年8月4日,他失去了一生的挚爱,一切都变了。 安息吧,萨哈尔是真正的英雄��”

  “萨哈尔·法尔斯是贝鲁特消防队的一名成员,他和其他10个消防队在试图扑灭黎巴嫩第一次爆炸造成的大火时被接下来的大爆炸摧毁 愿他们的灵魂安息。”

  法尔斯在艾尔卡市的一个村庄长大。这个村子位于黎巴嫩北部,与叙利亚接壤,她一直梦想得到村里无法提供的机会与安全。当地居民称,2016年,曾有极端主义武装分子闯入艾尔卡,打死5名居民,打伤了数十人。

  法尔斯的一位表亲被袭击惊醒,冲出家门帮助邻居,结果也成了冲突中丧生的人之一。

  对很多村里人来说,她的死太难以接受,那显然不是长期困扰黎巴嫩的外部威胁所导致的,而是因为政府腐败和冷漠这样的内部弊病。

  在法尔斯被安葬后不久,艾尔卡的居民充满了愤怒和绝望。他们说,自己已经失去了太多,为一个几乎无法正常运转的国家牺牲了太多。

  “我们的历史,就是一部烈士和殉难的历史,”艾尔卡市长巴希尔•马塔(Bachir Mattar)说。“萨哈尔向我们的年轻人传递了一个信息:有些人献身于国家,却失去了一切。但我希望有一个国家能值得这种牺牲和奉献。我希望我们能有一个真正的国家。”

  为了“纪念这位烈士中的烈士”,村里用她的名字命名了体育场。萨哈尔悲痛的父亲乔治(右)、姐夫埃利和姐姐玛利亚

  法尔斯的未婚夫卡拉安是黎巴嫩国家安保局(Lebanese State Security)的一名官员,该机构负责内部治安和国内政治人物的保护。

  两人在社交帐户上都发过自己穿制服的照片,法尔斯坐在一辆消防车中,透过敞开的窗户向外张望,穿着迷彩制服微笑着。“她是我认识的最有爱心的人,”她23岁的表妹特蕾莎•考里(Theresa Khoury)说。“她善良又体贴,总是照顾父母和姐妹。她充满活力,热爱生活。她的梦想是嫁给一生所爱,与他共度余生。”

  法尔斯的母亲一边强忍着泪水,一边告诉记者,她永远也不会原谅那些对她女儿的死负有责任的人:“我把她抚养了26年——只是为了让她一夜之间死去。我能怎么做呢?愿上帝不会原谅他们的所作所为。” 她的姐姐玛丽亚拿出手机,给记者看了一张爆炸前的一个地点的航拍照片,他们在爆炸后的同一位置发现了她妹妹的遗体,而她的同事,有的到现在还没有踪影。

  国际救援队的搜救犬仍在焦土上追踪,但这里没人指望找到活着的人。黎巴嫩为期三天的官方哀悼已经结束,但苦难并没有停止。

雷速体育

上一篇: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关于疫情防控期间办理网上阅卷、网上开庭等业务的通告

下一篇:KRONES克朗斯码垛机工作原理doc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