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顺风车没有终点哈��出行今日入局

作者:雷速体育  来源:雷速体育  时间:2020-08-23 04:17  点击:

  2月22日,试点运行1个月后,哈��顺风车正式在全国上线多个城市,注册车主达到200万、总发布订单超过700万。

  无论对于司机还是乘客,顺风车都有着庞大的需求。从优化社会资源配置的角度而言,这个市场也具有极大的开发价值。供应和需求依然存在,如何匹配两者是一个大问题。

  去年因为安全问题而陷入沉寂,滴滴顺风车无限期下线,嘀嗒趁虚而入却依然游走在社交的灰色地带,如今哈��入局,能给这个行业带来什么变化?

  2月16日,正月十二,返程客渐多,临近杭州秋石高架的入口处,陈安驾驶的网约车在缓缓前行。

  手机导航的机械女声不停地重复:“GPS信号弱,位置更新可能延迟”,屏幕上停滞的指针让陈安有些不知所措,只好向乘客求助。

  陈安,安徽人,在广东呆了十多年,滴滴顺风车无限期下线前,他是专职顺风车司机。

  由于没有本地牌照,陈安每月花5000多元以租代购了一辆汽车。他同时注册了滴滴、首汽、AA租车好几个平台,但他认为,滴滴的“强制拼车”太霸道,AA租车尽管价格高,每月只能提现一次,于是最后,首汽约车成了首选。

  这一天,陈安已跑了500元,又赶在上午10点前接到了第六单。按照首汽约车平台春节期间的补贴政策,在7点-10点间完成六单的,可获40元额外奖励。

  陈安预计,整个2月份账户流水可达两万五六千元,这么高的流水,首汽约车可能还会返给他三四千元的佣金作为奖励。

  那个时候,从广东省中山市到河源市,250公里,一天能跑个来回。他算着账:一辆7座商务车,一人140元,一趟拼5人,跑一天,能有1300-1400元的流水,去掉六七百元高速费、油费,净赚700多元,“一个月能拿两三万呢!”

  陈安说,开滴滴顺风车,自由,爱跑哪里跑哪里。“有时候从中山去佛山,就拼个到广州的,或者东莞、惠州的。顺风车如果没有大数据量,没有平台,就拼不起来。”

  如今,陈安的每月流水倒是也能达到两万元,但是去掉租车、油费、保险、违章等费用,再加上租房、吃喝的成本,最后到手,能赚六千就不错了。

  眼下,陈安还在找房子,租金预算只有1000多元。“我们有时几天都不回去,住处就是落个脚。跑跑嘛,就在车上睡,一两天回去洗个澡、换身衣服。”

  过去,和陈安一样专职开顺风车的人不少,现在,回家的回家,进厂的进厂。但陈安还是习惯自己给自己打工。

  他两个孩子都在安徽老家,大的13岁、小的8个月,家里还要供车供房,每月开支就1万多。

  2018年春运,40天,滴滴顺风车运送3067万人次,相当于民航同期运力的46.9%。

  顺风车的司机、车辆都是社会资源,平台通常只需提供信息匹配服务,然后从每笔订单中抽取佣金,几乎没有什么成本,因此成为滴滴的主要利润来源。

  顺风车有广泛的需求,同样的距离,价格一般为出租车、快车的1/2乃至1/3,在高铁、地铁等基建完善之前,市内、跨城顺风出行的需求将一直持续。

  白领岳同,过着朝九晚六的生活,以前,上班前、下班后瞅瞅手机,接单开滴滴顺风车,是他的常有动作。过去,一个月工作日20多天,一般不会空车。

  去年8月,滴滴顺风车下线,他随即在嘀嗒出行上注册了顺风车主,但接单量锐减,有时下班前看看,很少有顺路的。这段时间,岳同一共跑了20多单,年前感觉嘀嗒顺风车费率偏低,年后费用慢慢上来了,油费之外还有盈余。

  但他忍不住吐槽,嘀嗒顺风车没有内置导航,定位时常不准,要调用第三方APP,“比较费时间”。

  2018年4月,嘀嗒出行CEO宋中杰曾透露,其顺风车的月活达300万,是除滴滴之外的第二大出行平台。去年滴滴顺风车下线后,很多司机从滴滴转投过来。

  今年1月25日,赶在2019春运高峰前,哈��出行在杭州、广州、成都等22个城市上线顺风车。一个月后的今天,哈��顺风车在全国300多个城市上线运营,同步上线支付宝小程序。

  哈��出行称,目前注册顺风车的车主达到200万,累计发布订单超 700 万。春运期间,苹果应用商店旅游分类免费榜,哈��出行两次位居自然搜索排名第一。

  哈��以共享单车起步,拓展到整个大出行领域,如今开展顺风车业务,也是顺应市场需求的结果。从“两轮”到“四轮”,用户很自然地就接受了哈��出行的升级。

  哈��出行鼓励单车、顺风车业务协同。现在,哈��单车用户邀请顺风车主,可获20元现金鼓励。

  目前,哈��单车的注册用户已超过2亿。记者了解到,哈��顺风车乘客骑过哈��单车的比例高达 51.08%,而哈��顺风车主骑过哈��单车比例也有43.63%。

  比如,庄生成为哈��顺风车主纯属偶然――ofo押金退不出来,于是他开始用哈��单车,偶然在APP上看到顺风车主招募的信息,就随手提交了资料。

  2018年9月,哈��出行完成近40亿人民币的G轮融资,由春华资本、蚂蚁金服领投。至此,蚂蚁金服已领投哈��出行五轮融资,而哈��也成为国内共享单车的领头羊。

  除了直接的资金支持,哈��出行还得了阿里巴巴商业操作系统的赋能。其内置导航来自高德地图,车主注册系统则与芝麻信用打通。记者获悉,哈��顺风车上线支付宝小程序仅一周,哈��出行小程序的日使用次数就上涨了百分之二三十。

  在使用嘀嗒、哈��顺风车的过程中,记者发现。同样的起终点、同样的出发时间、乘车人数,顺风车收费不相同,一般而言,哈��顺风车更高。

  对比双方的合乘公约后可知,嘀嗒顺风车采用固定费率,市内顺风车高速费、过路过桥费是由乘客另行现金支付,而哈��顺风车则是由车主承担道路通行费用或桥梁通行费用。

  嘀嗒顺风车(左)与哈��顺风车(右)计价规则不同,嘀嗒市内顺风车,高速费、过路过桥费由乘客另行支付。

  不约而同地,记者采访的多位顺风车主都主动提及去年发生的滴滴顺风车司机杀人案件。百日内连发两起恶性事件,顺风车业务的安全漏洞,顿时暴露无遗。

  如今,新的玩家入场,怎么解决顺风车安全问题?这是所有司机和用户关切所在。

  对于顺风车的安全,哈��给出的答案是技术和数据,而这都离不开其背后蚂蚁金服的支持。蚂蚁信用体系帮助哈��在共享单车赛道摆脱了押金模式,而今天还将成为它撬动顺风车业务的秘密武器。

  哈��顺风车业务的负责人江涛,此前是哈��单车高级产品总监。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凭借与支付宝的合作,哈��应该是行业内首个全面做到实名认证的平台,不论司机或乘客。而哈��出行相关工作人员介绍,哈��顺风车与阿里云合作,通过实名认证、司机三证验真、人脸认证等多重流程对司机资质进行筛选。

  哈��顺风车主庄生印证了这个说法,在哈��平台上,每次接单都需要通过人脸认证。

  此外,哈��顺风车从产品定位设计上杜绝了社交功能,全部采用虚拟号码,并设立24小时专职客服。

  与滴滴顺风车类似,嘀嗒顺风车也曾主打“社交”。去年5月,郑州空姐遇害案后,嘀嗒悄然下线“结伴”频道,随后也要求司机接单前进行人脸识别。嘀嗒顺风车同样提供了一系列安全工具,包括一键报警、7*24小时在线的安全专线等。

  但嘀嗒顺风车主向记者表示,人脸识别不是每次接单时都需要,一般接两三单才有一次。

  而记者在搭乘嘀嗒顺风车的过程中发现,嘀嗒顺风车的虚拟号码保护默认关闭。如果乘客没有手动开启,则司机、乘客联系的号码都是真实的。

  记者注意到,目前嘀嗒顺风车仍保留了一定的社交功能。用户资料编辑中,包括性别、年龄、情感状况、家乡等,用户也可自主编辑对顺风车主的评价。

  以顺风车起家的嘀嗒出行,发展重点逐渐转移至出租车,以“零佣金”策略在全国攻城略地。

  1月5日,嘀嗒出行等发布《中国80城市巡游出租汽车行业橙星指数研究报告》,称在全国80座城市范围内,巡游出租汽车安装注册嘀嗒APP的比例已达82.36%。

  在当前的这个行业空档期,哈��顺风车能否后来者居上?“千年老二”嘀嗒顺风车会不会出击应对?如果滴滴顺风车完成整改后归来,能否重整旗鼓?

雷速体育

上一篇:904家公司前三季6成预喜半年报凸显创业板两大隐忧

下一篇:【不二之选】均安高空玻璃清洗价格